论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 附带民事赔偿范围

2016 年 12 月 12 日  |  上午 10:09分类:交通事故,刑事辩护,法律知识  |  标签: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2年修正)》(以下简称2012年刑诉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2012年刑诉法解释)实施后,我市两级法院就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存在疑惑,争议较大,严重影响了此类案件审理效率和裁判的公正性。笔者依据法律解释学的相关原则,并结合现有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内在逻辑性,就这一问题提出个人观点和理由,以期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有所裨益。

一、争议的由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年修正)》(以下简称1996年刑诉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第一百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附带民事诉讼案件,除适用刑法、刑事诉讼法外,还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

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同时,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依据上述规定,司法实践中认为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补偿费是对受害人因残疾和死亡而导致的劳动收入减少和丧失的补偿,在性质上属于受害人的物质损失。因此,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赔偿范围包括残疾赔偿金、死亡补偿费等内容。由于2000年12月19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所以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在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内。《人身损害解释》实施前,学界和司法实务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补偿费是对受害人和家属精神上的抚慰,在性质上属于精神损失,《1996年刑诉法》明确规定附带民事赔偿限于物质损失。因此,《人身损害解释》实施前,司法实践中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不包括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补偿费。

《2012年刑诉法》和《2012年刑诉法解释》实施后,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发生变化,司法实践中的观点和做法随之发生变化。新法对一般刑事案件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做了概括性列举,同时对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范围做了指引性规定。依据新的法律,司法实践中对一般刑事案件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不再包括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补偿费。对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范围做法则不尽相同,争议较大。

二、争议的内容

《2012年刑诉法》第九十九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限制。”

上述规定明确了,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和相应的民事赔偿范围。但对上述规定的理解实践中却存在分歧。有的法官认为: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有的认为,除了上述范围,还应包括交强险限额内的伤残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因为《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做了例外规定。

三、笔者的观点和理由

笔者认为,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应该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还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一)法律解释学依据

1、以法律文义解释为视角

《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不能必然得出“因犯罪行为致人残疾不赔偿残疾赔偿金,致人死亡不赔偿死亡赔偿金。”这一结论。《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在此,司法解释条文在表述时用的是“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用的是“等费用”的概况性表述,并没有明确排除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的适用。可见,最高法院在制定司法解释时,对赔偿范围仍留有余地。

2、以法律目的性解释为视角

即使遵从《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二款明确列举的赔偿范围一般性规定,但《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却做了列外规定。笔者认为,列外性规定和一般性规定的立法目的侧重点不同。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侧重于对受害人的充分救济。且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的案件类型,多数为过失犯罪,相较其他故意犯罪被告人的主管恶性较小,在充分补偿被害人的情况下,在刑罚的适用上,往往偏于轻缓。此类案件体现的是对被害人民事救济为主,对被告人刑罚惩罚为辅。其他犯罪致人伤亡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侧重于对受害人的基本救济。刑罚处罚也相对较重。体现的是对被害人救济和对被告人刑罚惩罚并重。

3、以民事赔偿渠道为视角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渠道与其他犯罪行为致人伤亡案件的民事赔偿渠道不同。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有承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其他商业第三者保险的保险公司承担主要或全部赔偿责任,有法律制度上的保障,能在相当程度上确保被害人权利的实现,不单单依靠被告人的民事赔偿能力。其他犯罪行为致人伤亡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则没有相应的保险机制分担风险,被害人民事权利的实现,主要取决于被告人民事赔偿能力的大小。实践中有相当一部分刑事被告人没有赔偿能力。据称,最高法院在制《2012刑诉法解释》时未明确列举赔偿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就是出于权利难以实现的考虑。笔者认为,《2012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做了列外规定,不排除立法者认为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有相应的保险制度保障这一因素。

(二)法律和司法解释的内在逻辑性依据

《2012年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交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该条属于指引性规范,对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的法律适用,指向了《道交法》第七十六条。

《道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该条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承担责任的主体进行了规定。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各方的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

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交通事故赔偿解释)第十四条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这一条既是解释性规范,又是指引性规法。既对《道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做了进一步解释,又将具体赔偿范围指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交通事故赔偿解释》开篇即明确了该解释的目的和制定依据,“为正确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解释。”开宗明义,该解释是为正确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既应该包括构成侵权的民事案件,也应该包括构成犯罪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

《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至此经过一系列的法律指引性规范和解释性规范的逻辑运用,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构成犯罪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范围的“找法”工作才得以完成。

笔者认为,在中国当法官真的不容易,一起简单的案件要经过这么多的指引和解释,才找到法律适用的依据。今日的中国处于剧烈的社会变革之中,利益关系交错,新的社会关系不断出现,法律对社会关系的调整具有明显的滞后性。因此,法官在司法实践中,在法律规定不明的情况下,应大胆运用法律解释学的原则和现有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根据其内在逻辑性,创造性的适用法律,以最大限度的维护弱者的合法权益。

相关文章


发表您的评论